您所在位置: 理論研究 >> 黨建研究

3d组6复式投注技巧:中國共產黨維護統一的多民族國家的實踐及立場和制度選擇

排列3投注技巧 www.qgzwm.icu 發布日期: 2015-09-09    作者:續文輝   來源:中共西藏自治區委員會黨校   點擊率: 2014

[摘要]中國是一個具有悠久歷史的統一的多民族國家,在長期歷史演繹中形成了“眾星拱月”的格局,帶來了中國民族問題與邊疆問題相互交織與重疊這一中國特色的邊疆民族問題。在長期的革命和建設的實踐中,中國共產黨始終將馬克思主義的民族理論與中國的國情相結合,走出了一條有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的正確道路,開啟了我國民族關系史上數千年未有之大變局。西藏的革命和建設實踐充分證明,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西藏從黑暗走向光明、從落后走向進步、從貧窮走向富裕、從專制走向民主、從封閉走向開放的決定性力量,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的正確道路,正確性源于中國共產黨人處理多民族國家民族問題的正確立場以及所堅持經營邊疆民族地區的價值取向。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理論和實踐,是中國共產黨維護多元一體的中華民族格局、實現各民族共同繁榮進步路徑選擇。歷史上最好的教科書,我們沒有理由不對中國共產黨的偉大實踐產生由衷敬佩,沒有理由妄自菲薄黨的民族理論和民族政策,沒有理由懷疑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道路的正確性,沒有理由否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

[關鍵詞] 中國共產黨     價值取向     路徑選擇

 

中國是一個具有悠久歷史的統一的多民族國家,在長期歷史演繹中形成了“眾星拱月”的格局,帶來了中國民族問題與邊疆問題相互交織與重疊這一中國特色的邊疆民族問題。這一特點決定了“少數民族問題解決得不好,國防問題就不可能解決好”[],維護國家統一與安全,實現各民族的大團結就是一句空話。西藏地處祖國的西南邊陲、自古以來是祖國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無論從任何角度講,其戰略地位都無可替代。正如毛澤東指出的“西藏如果不參加祖國的大家庭,這個家庭的事便不好辦了,西藏在祖國大家庭里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因此,邊疆不僅是一個歷史范疇,更是一個政治概念。尤其是對多民族國家的中國而言,涉及國家主權和內政建設,涉及國家安全屏障的建設,是防止國家分裂、維護和捍衛國家統一的關鍵,更是國際政治斗爭和政治博弈的重要內容。中國共產黨在建設和發展社會主義新西藏的社會實踐中所形成執政方略,是中國共產黨關于民族問題的理論與政策的重要組成部分,彰顯出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道路的正確性。

一、中國擁有豐富的地緣邊疆資源,也擁有悠久的邊疆經營史。歷代有作為的統治者,無不把邊疆經營看做治國理政和王朝強盛的重要標志。但受東方“歷史-文明”型國家發展的路徑依賴以及統治者階級局限性的影響,邊疆只意味著與中心文化相去甚遠的文化之邊,即邊遠的“未開化之地”,在“因地制宜”、“因俗而治”策略中,實質包含著中心對邊遠、強勢民族對弱勢民族的歧視和民族壓迫,邊疆少數民族地區對中央王朝的歸附僅僅是少數民族統治者對“一家一姓”封建王朝的效忠。直至近代,中國人的國家觀、邊疆觀與西方近現代學理傳統下的國家觀、邊疆觀有著深壑般的歧義。辛亥革命以降,中國人在構建現代民族國家的努力中,開始意識到邊疆觀念的差異、以及邊疆對于國家安危的極端重要性,發出了“蒙、回、藏之內附,前此由于服本朝之聲威,今茲仍訓于本朝之名公,皇統既易,是否尚能維系,若其不能,中國有無危險?”[]的疑問,不料,這一疑問提出不久便一語成讖,辛亥革命兩個月之后,哲布尊丹巴就在庫倫(烏蘭巴托)宣布外蒙獨立,包圍了清政府庫倫辦事大臣衙門,并將辦事大臣三多及其隨從人員押送出境;次年,在英國的唆使和支持下,西藏又發生了歷史上被稱之為的第一次“驅漢事件”,1913年在西姆拉會議上西藏代表在會上首次提出了“西藏獨立”的口號。這難道僅僅是一種巧合嗎?清末民初邊疆治理的種種亂象,一方面,反映了傳統的封建“家天下”的多民族國家壽終正寢以及在構建現代意義的民族國家的征途中所遇到的困境,另一方面,是近代以來帝國主義與殖民主義者利用唆使民族分離主義侵噬中國主權內政、加強中國殖民化鬼蜮伎倆的體現。近現代歷史表明,中國邊疆民族問題的解決只能依從于對國家“大本大源”的改造,任何單一的邊疆民族是完成不了自身民族解放的歷史任務,任何超越“民族問題是中國革命和建設總問題的一部分”的科學判斷,各民族自身的努力只能為西方殖民主義勢力所利用并走向歷史的反面——民族分裂,這是一百年來西方殖民主義留給中國最為深刻的“歷史遺產”。

由歷史的必然性使然,完成國家統一與各民族自身解放的重任歷史地落在了中國共產黨人身上,并成為了國家獨立、民族解放的領導者與推動者。在長期的革命和建設的實踐中,中國共產黨始終將馬克思主義的民族理論與中國的國情相結合,以消滅民族壓迫、實現民族平等、地區社會發展為己任,繼承和發展了具有悠久歷史的統一的多民族國家的傳統,斬斷帝國主義羈絆,維護了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實現了民主改革,確立和鞏固了社會主義新型民族關系,使各民族走上了共同團結奮斗、共同繁榮發展的社會主義康莊大道,開啟了我國民族關系史上數千年未有之大變局,走出了一條有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的正確道路。西藏的革命和建設實踐就充分展現和回答了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正確道路的基本內涵與實質。從西藏社會主義特色道路的歷史邏輯來看,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西藏從黑暗走向光明、從落后走向進步、從貧窮走向富裕、從專制走向民主、從封閉走向開放的決定性力量,黨的治藏方略是實現西藏繁榮進步發展的根本前提和政治保障。

當人類文明發展史進入20世紀中葉,西藏社會仍然停滯于以“二牛抬杠”為標志的生產力水平和政教合一封建農奴制度,毛澤東曾形象地把當時西藏社會發展水平比喻為兩千年前中原地區的春秋戰國時期,以說明西藏社會發展的落后性。種種跡象表明,當時西藏的發展已經嚴重脫離了現代社會發展的正常軌跡,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度已經走到了歷史的盡頭,埋葬這一腐朽制度是西藏社會發展的歷史必然。但是,在千年的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度和帝國主義的雙重桎梏下,任何代表未來社會發展方向的新因子哪怕是觀念上的都無法生長,這完全可以從近代十三世達賴所謂的“新政”的毀滅得到充分的證明??梢運?,在西藏舊有的社會經濟基礎上是不可能自行萌發和成長起新的社會經濟基礎的。

縱觀歷史,西藏歷史上的每一次重大轉折和變革都與內陸地區各種政治力量的消長休戚與共。1949年10月,新中國的誕生預示著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統一的多民族國家將從此走向各民族共同繁榮進步發展的新紀元。在解決西藏問題上,中國共產黨面臨著美英等帝國主義勢力插手中國內部事務,阻撓新生的中央政府對西藏的治理,西藏地方上層分裂勢力加快活動步伐,幻想著在美、英等西方列強的支持下鋌而走險搞“西藏獨立”,以及封建統治者長期奉行的民族壓迫政策所導致民族隔閡的重重困境,首要的問題是維護國家的統一,堅持“西藏自古是中國一部分”、“絕不容許外國侵略者吞并中國的領土西藏”的根本原則,實現中華民族各民族的大團結。歷史給出了最好的答案,1951年的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簡稱《十七條協議》)的簽訂,標志著帝國主義肆意踐踏中國主權、欺辱中國人民的時代,一去不復返,它徹底粉碎和阻止了自近代以來分裂主義勢力圖謀“西藏獨立”的逆流,顯示了中國共產黨人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意志以及非凡的膽識和智慧,這與清末入藏川兵失敗,北洋政府進軍西藏半途而廢,國民政府幾度試圖出兵西藏,但最后都知難而退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表明只有中國共產黨人才能驅除帝國主義勢力,維護國家的統一和領土完整,才能實現各民族間的平等、發展與繁榮,并以此為載體承擔起西藏社會發展和進步的歷史責任。

從“最頑強的事實出發”,尊重西藏社會發展的客觀實際,是中國共產黨人處理和解決一切西藏問題的前提和出發點,但同時,中國共產黨人又不囿于客觀條件的局限,而是更加注重于藏族人民的命運與前途,毛澤東就曾指出:西藏未來的前途“是在中央人民政府統一領導下實行適當的區域自治”[],并且還認為西藏不改革,是沒有出路的。因為“舊制度不好,對西藏人民不利,一不人興,二不財旺。”[]這就意味著改革是必須,這是原則,它關系到西藏和西藏各族人民發展進步以及能否屹立于世界民族強林的根本問題,這就從實踐邏輯上規定了要從根本上廢除阻礙人民民主在西藏建立和實行的經濟社會基礎,在中央人民政府的統一領導下,通過實行民族區域自治實現西藏人民當家作主,把農奴制的西藏改變為人民民主的西藏。這一規定也把中國共產黨同以往歷代統治者所謂的“因地制宜”、“因俗而治”的執政理念從本質上根本區別開來。而在路徑選擇上,即什么時候改、怎樣改則充分體現出尊重客觀實際的高度靈活性?!妒嚀跣欏犯蕁噸泄嗣裾渦袒嵋楣餐倭臁罰虺啤豆餐倭臁罰┟魅飯娑ǎ?ldquo;有關西藏的各項改革事宜,中央不加強迫。西藏地方政府應自動進行改革,人民提出改革要求時,得采取與西藏領導人員協商的方法解決之。”[]這表明,改革的路徑上是要由西藏人民與西藏上層領導人員的協商結果來決定的,其中西藏上層領導人則是整個改革進程的關鍵。這一思想不僅符合具有臨時憲法地位的《共同綱領》關于在民族聚居地區實施民族區域自治的基本精神(內涵),而且也體現在中國共產黨經營西藏慎重穩進的總方針之中,正是在這個意義上講,黨在西藏執政伊始,就開啟了一場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正確道路的偉大的實踐。

伴隨著民主改革的勝利,西藏封建農奴制度退出了歷史舞臺。如何將勝利成果以制度的形式加以確立和鞏固呢?實行民族區域自治制度,這是歷史發展的必然結論。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是中國共產黨人建構多民族現代國家的偉大創新,是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正確道路的根本保障和重要內容。早在1941年5月1日,黨在《陜甘寧邊區綱領》中就已經提出:“依據民族平等原則,實行蒙回民族與漢族在政治經濟文化上的平等權利,建立蒙回民族的自治區。”在1949年《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中規定:“各少數民族聚居的地區,實行民族區域自治,按照民族聚居的人口多少和區域大小,分別建立各種民族自治機關。”1954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再次明確規定在少數民族聚居的地方實行民族區域自治制度。1961年,西藏各地開始實行普選,昔日的農奴和奴隸破天荒第一次獲得當家作主的權利。1965年9月1日,西藏自治區第一屆人民代表大會在拉薩召開,標志著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在西藏全面確立,從此,西藏各族人民在黨的領導下,充分行使憲法和民族區域自治法賦予的當家作主權利,以主人翁姿態參與管理國家和地方事務,積極投身西藏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推動經濟社會快速發展,西藏面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歷史性變化,一個嶄新的社會主義新西藏展現在世人面前。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不僅維護了國家的統一和主權,也使邊疆民族地區實現跨越式的發展。西藏經濟社會發展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充分證明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符合西藏各族人民的利益,是西藏各族人民的正確選擇,受到西藏各族人民的真誠擁護。

西藏社會每前進一步,離不開黨的領導。同時,西藏社會前進的每一步,又為黨的領導提出了新的課題,在黨與西藏社會的互動中,黨的自身建設得到了加強,黨的民族宗教政策得到豐富和發展,黨的邊疆治理能力得以鍛造。從“經營西藏應成立一個黨的領導機關”的指示到現在業已完備和成熟的執政體系和執政基礎,中國共產黨在西藏完成了從無到有不斷地發展壯大歷程。并創造性地解決在西藏這樣一個毫無建黨基礎的民族地區,建立起一支以藏族干部為主體的、用馬克思主義理論武裝起來、與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全心全意為各族群眾服務、能夠經受各種考驗、帶領全區人民為建設社會主義新西藏而努力奮斗的先鋒隊這一實踐性課題。這支力量為西藏社會的進步做出了卓越的貢獻、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是雪域高原“短短幾十年,跨越上千年”這一人類從未有的歷史奇跡的領導者和推動者。

實踐證明,沒有中國共產黨,就沒有社會主義新西藏。中國共產黨是西藏社會發展進步的根本前提,堅持黨的領導是做好西藏工作乃至民族工作的魂,任何時候不能丟。在過去艱苦歲月里,中國共產黨人以自己模范行為,使西藏各族人民選擇了共產黨、選擇了社會主義道路,在黨的領導下,書寫了波瀾壯闊民主改革、自治區成立、社會主義改造、社會主義建設和改革的歷史畫卷。在今天全面建設小康社會歷史進程中,堅持黨的領導,加強黨的先進性建設,依然是西藏社會實現跨越式發展和長治久安在,做好西藏工作的根本保證。

二、如何解決中國邊疆民族問題,鞏固了統一的多民族國家的政治基礎,價值取向是一個十分重要的甚至是根本性的問題。美國社會學家塔爾科特·帕森斯曾把價值系統“作為分析社會系統本身的結構與過程的主要參照基點”[]考察中國共產黨民族政策和邊疆治理政策,必須重視和研究中國共產黨民族政策和邊疆政策的價值取向,才能正確理解“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的正確道路”的精神實質。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的正確道路,其正確性源于中國共產黨人處理多民族國家民族問題的正確立場以及所堅持經營邊疆民族地區的價值取向。如果放棄這一立場,任何技術性的改進和策略(現代性)都很難從根本上解決中國的民族問題,甚至會走向現實的“悖論”,這在當前尤為要警惕的。

對于占世界絕大多數的多民族國家而言,都面臨著怎么處理好民族關系的問題。中國共產黨始終高度重視民族問題和民族工作,把民族問題作為中國革命和建設總問題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民主革命時期,黨倡導“一切夷漢平民,都是兄弟骨肉”,以“解放弱小民族”為己任,體現的是馬克思主義的階級立場和階級的原則。 新中國成立后則把實現各民族當家作主、各民族平等互助作為多民族國家的立國之基,在黨的領導下我國各民族相繼完成社會制度的歷史性跨越,走上了社會主義道路。體現的是馬克思主義關于“民族問題解決的前途只能是社會主義道路”的原則??梢運擋煌準?、不同歷史時期的民族政策的價值取向有著不同的價值目標,任何抽象的“民族主義”或“國家主義的”的解讀范式,是無法闡釋清楚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正確道路的精神實質。

我國民族政策的最高價值標準是堅持民族平等、團結、互助;基本價值原則是維護和確保國家統一;最終價值目的是為各民族人民謀利益?;韭肪妒槍岢故凳┟褡邇蜃災沃貧?。

民族平等是馬克思主義解決民族問題的根本原則。在經典作家那里民族平等具有至高的地位。列寧指出:“誰不承認和不堅持民族平等和語言平等,不同各種民族壓迫或不平等作斗爭,誰就不是馬克思主義者,甚至也不是民主主義者。” []列寧還指出:“在民族問題上,奪得國家政權的無產階級的政策絕不是像資產階級民主制那樣從形式上宣布民族平等。”“不僅要幫助以前受壓迫的民族的勞動群眾達到事實上的平等,而且要幫助他們發展語言和文學,以便清除資本主義時代遺留下來的不信任和隔閡的一切痕跡”。[]今天,民族平等的原則依然是判斷是非馬克思主義民族問題理論的試金石。民族平等包括承認和堅持一切民族無論大小一律平等,堅持反對任何民族享受任何特權;承認和堅持各民族在社會生產的一切方面的一切權利上完全平等,并無條件地?;ひ磺猩偈褡宓娜ɡ?;承認和堅持各民族在形式、法律上、乃至事實上的完全平等。同時民族平等內在的包含了民族團結,即民族平等是民族團結的前提條件,民族團結是民族平等的結果。除民族團結外,馬克思主義解決民族問題原則還包含了民族互助、民族自主、?;っ褡謇?,這一切都要以民族平等為前提,它體現了社會主義的目標價值取向??梢運?,民族平等貫穿于整個無產階級解決民族問題的綱領和民族政策之中,是維護和實現社會主義制度和多民族國家的根本利益的關鍵問題。社會主義的目標價值取向,規定了黨在西藏民族政策必須立足于各民族團結友愛合作的社會主義大家庭的構建。毛澤東指出“西藏如果不參加祖國的大家庭,這個家庭的事便不好辦了。”在此原則下,黨在西藏的民族政策的政策指向是歷史上遺留下來的藏民族與中華其他民族在政治上、經濟上合文化上的不平等以及西藏內部的不團結,改變西藏政治經濟文化落后狀態,逐步實現各民族的事實上的平等,使藏民族與全國人民一道實現全面小康社會。為此,黨領導西藏各族人民在雪域高原完成氣勢磅礴的民主改革和社會主義改造,推行民族區域自治,使西藏社會從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度一步跨入到社會主義社會,并通過中央關心、全國支援等一系列幫扶舉措,使西藏政治經濟社會實現了全方位跨越式的發展,中國共產黨在西藏的民族政策充分體現了社會主義的價值目標。在全面依法治國和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今天,要堅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正確方向,堅定不移地貫徹黨的民族理論與政策,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西藏特點的發展路子,首要的問題就是堅持黨的民族政策的社會主義價值取向。

維護國家統一,反對民族分裂,是包括西藏人民在內的全國各民族人民的共同利益。中國共產黨始終將國家的獨立與統一作為實現民族解放的前提條件和正確處理民族關系的最基本的價值原則。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中國共產黨人就把驅逐帝國主義,實現國家的獨立、民族的解放、各民族擁有平等地位作為黨的奮斗目標。“九·一八”事變后,針對日寇“幫助中國少數民族自治的真實面目”,黨就提出各民族獨立自治自由與國家獨立自由的不可分割性。新中國建立后,針對帝國主義的干涉與西藏分裂分子的猖獗活動,毛澤東一方面運籌進軍西藏和經營西藏;一方面堅決維護祖國統一,反對外國染指西藏。指出:“中國軍隊是必須到達西藏一切應到的地方,無論西藏地方政府愿意談判與否及談判結果如何,任何外國對此無置喙的余地。”[]在民族政策的制訂上鮮明體現出這一功能取向。改革開放時期,黨在解決西藏問題時,提出了“三個涉及”、“四個事關”的著名論斷。并指出加強民族團結,維護祖國統一和社會穩定,是全國各族人民的共同愿望和根本利益所在,是各族人民的共同責任。分裂與反分裂的斗爭從實質上講是政治斗爭,是一場維護民主改革勝利成果、?;ぐ僂蚍砼┡奔易髦魅ɡ畝氛?,是反對帝國主義及西方殖民主義在近代一百多年來妄圖分裂和肢解中國的企圖。達賴集團在西方國家的支持和操縱下,竭力在國際社會中擴展活動空間,破壞祖國統一;并提出所謂用“大藏區”“一國兩制”的模式解決“西藏問題”。然而,當前社會上一些人看不到反對民族分裂斗爭的尖銳性、復雜性、國際性,主張民族問題“去政治化”,民族關系“去政治化”,以美國等西方國家的那一套為樣本,倡導實施“第二代民族政策”,否棄黨的民族政策的社會主義的價值取向。這是極其有害的。

中國自古以來就是一個統一的多民族國家,各族人民在共同創造輝煌燦爛文明的過程中,也創造了作為我國統一的多民族國家的基礎的共同信念。這種共同信念,既基于我國各民族共同締造偉大祖國、捍衛統一的歷史事實,也基于56個民族相互依存、榮辱與共、共同發展凝聚而成的中華民族濃濃血脈。各族人民在悠久的歷史長河中,同呼吸、共命運,創造了光輝燦爛的中華文明,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多元一體的中華民族格局。要維護統一的多民族國家,就必須高舉愛國主義和民族平等團結的旗幟,堅持漢族離不開少數民族,少數民族也離不開漢族,各少數民族之間也相互離不開的基本原則,堅定不移地相信和依靠西藏各民族群眾和廣大干部,堅決反對國際上霸權主義以民族問題為借口, 打著“人權”、“人道”的旗號, 粗暴干涉中國內政的鬼蜮伎倆,旗幟鮮明地反對民族分裂主義,堅決打擊一切在民族、宗教外衣掩蓋下的違法犯罪活動, 對那些分裂祖國、背叛國家和民族的罪人, 不論是哪個民族的都依法進行處理,以維護法律尊嚴,維護民族團結,維護人民利益。

民族區域自治理論和實踐, 是對抗民族分裂主義的強大武器, 它保證了我們這樣一個多民族國家的團結和睦和社會政治穩定。眾所周知,我國的憲法和其他法律明文禁止任何形式的民族歧視和破壞民族團結的行為,國家機關還采取各種積極、有效的措施來限制、打擊傷害民族感情、破壞民族團結的違法犯罪行為。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則是這一系列法律和政策集中的體現。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一方面為各民族合法權益的保障、促進各少數民族各項事業發展提供了制度保障,另一方面又為各民族在相互尊重中解決中國民族問題和調整民族關系提供了最為有效的政治形式。其最基本的價值蘊含和功能:就是各民族在新的基礎上(自治)達到新的團結,建設社會主義國家,即在統一的國家體制內由各聚居的少數民族在聚居區內實行自治,各民族自治地方又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不可分離的部分,這是中國民族區域自治最根本的特點。這一特點,從根本上把我國單一制政體下的民族區域自治與聯邦制政體下的各民族成員國所享有的主體地位區別開來了,也從根本上揭露了十四世達賴分裂集團鼓吹的“高度自治”的險惡用心。民族與國家是須臾不可分離的,民族的生存與發展離不開國家的獨立與發展,在中國歷史、現實的國情和族情條件下,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是實現各民族平等、 團結、 互助、 共同繁榮進步唯一路徑選擇。

我國民族政策有著鮮明的價值取向。它是黨和政府根據馬克思主義民族理論, 結合我國多民族的基本國情和民族問題長期存在的客觀實際制訂的, 是我們正確認識和處理民族問題的重要行為準則。面對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民族主義的甚囂塵上,只有中國這邊風景獨好,究其原因,就是我們找到并堅持了適合我國實際的解決民族問題的正確道路,堅持了馬克思主義關于民族問題的立場觀點和方法,在這一點上,我們不能妄自菲薄。

三、沒有中國共產黨,就不會有符合經得起歷史實踐人民檢驗的先進治國理念,而先進的理念并不能自動帶來好的結果,必須要有好的制度加以保障,沒有好的制度,國家難以實現善治,有了好的制度,沒有卓越的制度執行力,再好的制度也會落空。“為治之要,莫先于用人”,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民族工作會議上指出:“做好民族工作關鍵在黨、關鍵在人”。所以,邊疆治理不僅是地域空間的問題,更是人的問題。

回顧中國共產黨人在西藏的實踐,中國共產黨對西藏的治理大致經歷了“經營西藏”——治理西藏——興藏富民——現代治理(繁榮的治理)四個階段。在這四個階段,黨始終僅僅依靠西藏各族人民,統籌國際國內兩個大局,走出了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邊疆治理之路。

“經營西藏”是毛澤東主席在建國之初著手考慮和解決西藏問題時給西南、西北局的電文中多次、反復使用的一個重要概念。所謂“經營”,本為測量、營造之意,后引申為籌劃與管理。經營西藏反映黨的第一代黨的領導集體對解決西藏問題的總體思考。這一思考包括了如何解放西藏、使西藏擺脫帝國主義的羈絆;如何消除歷史上遺留下來的民族隔閡,實現中華民族的大團結以及西藏內部的團結,如何適應人類社會發展的潮流,把封建農奴制西藏改造為人民民主的新西藏,如何使西藏走上是社會主義道路,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奠定制度基礎和政治基礎。

進入改革開放以后,西藏同全國一樣,進入了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新時期。為適應黨的工作中心的轉移和新時期的奮斗目標,中央先后于1980年、1984年召開了兩次西藏工作座談會,探索在改革開放條件下西藏經濟社會發展的途徑。然而 正當西藏人民積極推進改革開放,加快各項事業發展的時候,叛逃在外的達賴集團加緊了分裂祖國的活動,在區內制造多次騷亂,嚴重影響西藏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面對復雜的政治局勢,1989年10月,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召開專題研究西藏工作。形成了《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討論西藏工作會議紀要》(十條意見)成為進入西藏在進入新時期后的歷史轉折點。這一時期以無論是否定“民族問題的實質階級問題”,還是對十四世達賴集團從未放棄分裂祖國、淪為國際反華勢力的反華工具性質的認定上,以及判斷西藏工作的標準,都帶有撥亂反正,正本清源的特征,為新時期西藏發展的正確道路找到歷史和現實的基點,體現出以維護西藏社會穩定為主要內容的治理特征。

1994年7月、2001年6月,江澤民同志先后主持召開的第三次、第四次西藏工作座談會,被譽為新時期西藏工作的“兩個里程碑”。兩次會議均圍繞西藏的穩定和發展兩件大事,研究新情況,解決新問題,進一步明確加強西藏工作的指導思想,落實維護穩定和加快發展的各項措施,形成了中央關心、全國支援西藏的工作格局,同時,中央確立的“西部大開發”戰略和“興邊富民”戰略為西藏快速發展提供了千載難逢的政治機遇,特別是青藏鐵路的通車更為西藏跨越式發展插上騰飛的翅膀。在推進西藏跨越式發展和長治久安的征程中,中國共產黨人始終以民生建設為主線,以民族團結為保障,堅持科學發展,維護法律權威,實現好發展好維護好西藏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不僅使西藏國民經濟和人均收入長期保持在兩位數的增長,同時西藏人民的公共服務水平也有快速的提升,感黨恩、跟黨走,維護國家統一、反對分裂,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堅持民族區域自治已經成為300萬西藏各族兒女的集體共識。

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了“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全面深華改革的總目標。西藏和全國一樣正邁入到“現代治理”的階段。即在管理的基礎上,實現法治、德治、自治、共治等多維度、全方位治理結構體系的建構,以實現國家治理體系與西藏邊疆民族地區治理的良性互動。依據馬克思主義歷史發展邏輯,西藏的“現代治理”是以黨在西藏60年的探索和經驗為基礎的“螺旋式”的上升,是中國特色、西藏特點的發展路子局部關照進入全局性的頂端設計,習近平總書記“治國必治邊,治邊先穩藏”重要戰略思想,正是對黨60年的治藏經驗、治藏方略的總結與升華,是在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理念之下的立體展開與延伸,體現了歷史與現實、理論與實踐的相互交織。展望未來,西藏一定能夠在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黨中央的領導下,避免“現代性孕育著穩定,而現代化過程卻滋生著動亂”的悖論,實現繁榮的治理。

能不能實現繁榮的治理,民族工作能不能做好,最根本的一條是黨的領導是不是堅強有力,能不能鍛造出一支政治上強、能力上強、作風上強的高素質干部隊伍?;厥椎吃諼韃氐鬧湊?,60多年前,我們面對西藏這樣一個無黨的基礎的單一民族地區,加之歷史和社會所遺留的種種隔閡,黨應如何去領導西藏人民擺脫帝國主義羈絆,改革落后的社會制度和生產方式,以及實現西藏全體人民當家作主的歷史任務,成為黨執政的一個重要課題。中共西藏工委根據中國革命的不平衡性和各民族社會發展進程的不同特點,一切從西藏的實際出發,在“慎重穩進”的總方針的指引下,率領進藏部隊和人員恪守《十七條協議》,維護《十七條協議》的貫徹落實,嚴格遵守黨的民族宗教政策,“以自己的衷心尊重西藏民族和為西藏人民服務的實踐,來消除這個歷史上留下來的很大的民族隔閡,取得西藏地方政府和西藏人民的衷心信任”,[]并在西藏各族群眾的心中樹立起“老西藏精神”的不朽豐碑。“辦好中國的事情,關鍵在黨。”今天,做好民族工作,同樣要靠好干部。同樣需要和注重發揮好少數民族干部的重要橋梁和紐帶作用。在民族地區條件艱苦、形勢復雜、任務繁重的情況下,只有做到明辨大是大非的立場特別清醒、維護民族團結的行動特別堅定、熱愛各族群眾的感情特別真誠,才能擔當起黨和人民賦予的重任,不斷開創各民族和睦相處、和衷共濟、和諧發展的新境界。習近平總書記還多次強調“我們要有一個堅強的基層政權”?;愕匙櫓塹持湊笙玫牡鼗?,基層黨員、干部是這個地基中的鋼筋。各族群眾對黨和政府最直觀的感受來自身邊的黨員、干部,來自常打交道的基層組織和基層政權。民族地區務要重視基層黨組織建設,使之成為富裕一方、團結一方、安定一方的堅強戰斗堡壘,使每一名黨員都成為維護團結穩定、促進共同富裕的一面旗幟。

其次,堅持民族區域自治。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是我國獨創的一項基本政治制度,具有中國特色,是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的正確道路的重要內容和制度保障。一個好的制度最重要的判斷尺度,就是符合國情,符合各民族的根本利益,“物有甘苦,嘗之者識;道有夷險,履之者知”。實踐證明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符合我國國情,在維護國家統一、領土完整,加強民族團結、促進民族發展、增強中華民族凝聚力等方面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圍繞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新中國成立以來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我們黨不斷探索創新,形成了一套較為完備的與基本國情和發展要求相適應的邊疆民族地區的制度體系,它為“治國必治邊,治邊先穩藏”戰略思想的實施提供了制度和法律依據。

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是黨的民族政策的源頭,我們的民族政策由此而來,依此而存。在建設國家的現代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必須堅持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否則就會動搖根基,就會出現顛覆性的錯誤,在民族理論、民族政策、民族關系等問題上產生多米諾骨牌效應。堅持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必須堅持正確認識和處理統一與自治的關系,這是民族去自治制度的立法依據,也是實行民族區域自治前提與基礎,沒有國家的團結統一,民族區域自治就毫無意義可談。西藏50年的實踐表明,只有正確認識和處理統一和自治的關系,民族區域自治才能發揮有效地作用,才能深刻認識達賴分裂集團所謂的“大藏區”、“一國兩制”、“高度自治”、“中觀道路”在政治上的反動性、欺騙性與虛偽性,民族族團結的事業才能順利向前發展。片面強調集中或自治,都會使我們的事業遭受挫折。堅持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必須堅持與各民族共同繁榮進步相結合,把經濟建設作為民族區域自治地方的中心任務,鄧小平同志曾經指出,經濟發展不起來,那個民族自治是空的。我們實行民族區域自治是為了調動民族自治地方和各民族依照本地區實際發展生產的積極性,實現各民族共同繁榮進步,這是我們黨設立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初衷。因此,我國的民族區域自治法等自治法規,以大量篇幅規定民族自治地方經濟社會文化生態發展的內容,體現中國共產黨追求各民族共同團結奮斗、共同繁榮進步原則和執政為民、立黨為公的執政理念。堅持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必須堅持改革開放。改革是民族地區發展的根本動力,發生在1959年的西藏平叛改革,極大解放西藏社會的生產力,被譽為西藏社會發展的第一個“黃金期”。以改革開放為特征的新時期,西藏經濟社會發展進入到跨越式發展的歷史階段。一個民族只有不斷改革、善于改革才能永立時代潮頭,這是世界一切民族屹立于民族強林的根本所在。堅持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必須正確分析和認清民族地區社會的主要矛盾和特殊矛盾,對民族分裂分子要旗幟鮮明地予以堅決打擊,對社會發展和轉型期里的人民內部矛盾要與用法治的思維、法治的方法進行疏導和妥善處理,從而把民族區域自治工作納入法制化軌道,推進民族區域自治的規范化和權威性。

最后,要強調指出的是,現代治理體系和現代治理能力雖有其自身的指標體系,但就其本質而言,治理無非是對社會的統治與管控的方式,現代治理不過是引入了符合時代要求的現代性而已。因此,作為上層建筑的社會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既要吸收人類社會一切文明的成果,又必須與各國的基本制度和國情相一致,而不能簡單套用西方所謂“善治”的標準。中國推進現代治理體系和現代治理能力是以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為最終價值取向,這一目標既是探討中國現代治理問題的前提,也是推進邊疆民族地區社會現代治理的標準和尺度。

 

 

注釋:

[1]《鄧小平文選》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頁161。

[2]《毛澤東文集》第7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頁6。

[3] 梁啟超:《梁啟超全集》[M].“新中國建設問題”,北京出版社,1999年,頁2443。

[4] 《外交部發言人就西藏問題發表談話》,《人民日報》1950年1月21日。

[5]  李尚志、格來:《毛主席是西藏人民的引路人——訪阿沛·阿旺晉美副委員長》,《人民日報》1978年12月22日。

[6] 《西藏工作文獻選編(1949~2005)》,中央文獻出版社2005年版,第19頁。

[] 塔爾科特·帕森斯著:《現代社會的結構與過程》第140—141頁

[]  列寧全集(第20卷)[M].第11頁,北京人民出版。1958。

[]  列寧選集 (第3卷)  [M] . 第760頁,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60.

[] 《毛澤東西藏工作文選》,中央文獻出版社、中國藏學出版社2008年版,第34頁。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等編:《毛澤東西藏工作文選》,中央文獻出版社、中國藏學出版社2001年版,第51頁。

 

分享到:
中共西藏自治區委員會黨校 西藏自治區行政學院 保留一切文字圖形權利 藏ICP備09000421
主辦單位:中共西藏自治區委員會黨校 西藏自治區行政學院
制作單位:中共西藏自治區委員會黨校
pk10计划软件官网 手机app买彩票合法吗 90比分网即时比分 赌场赌盘 重庆时时历史开彩结果 飞艇一期六码免费全天计划 北京pk10软件 好运来计划软件 江西时时中2000万 nba外围投注 新强福彩时时彩走势图 香港正版刘伯温四不像一肖 北京pk赛车走势经验 四肖三期必开一期l 江苏时时技巧集锦 二八杠生死门八个口